于欢家人非法吸储案维持原判

时间:2019-03-13 16:30:25 作者:admin 热度:

  如今,700多岁城龄的钓鱼城,端坐在三江交汇处的重庆钓鱼山上。炊烟从薄刀岭下的农舍里直直升起,在古城墙前的秋日余晖里袅袅散开。

  这座创造了中外战争史奇迹、影响世界中古历史的古老军事要塞,现在就如一位英雄迟暮的巨人,静静驻足于长竿钓江的山巅。

  钓鱼山地处四川盆地东部华蓥山弧形褶皱群的西南支脉,位于嘉陵江、渠江和涪江交汇处,海拔高度在91.22米至186米之间。

  钓鱼山得名于当地的一则民间传说:远古时代,三江洪水泛滥,逃到山上避难的灾民饥饿难耐,此时一位巨人从天而降,立于山顶巨石之上,手持长竿,从山下江水中钓起无数鲜鱼赈济灾民。

  钓鱼山三面江流环绕,仅东侧与陆地相连。巨大的钳形江流,构成了一道长约20公里,江石峥嵘、水情险恶的天堑,陡峭的山岸和开阔的环境,又为这个并不算高的台地平添了“倚天拔地,雄峙一方”的险峻之势。

  1240年10月,塔海率蒙古军攻入南宋据守的四川,连破西川20城。四川大门洞开,夔门岌岌可危。南宋理宗决定任命战争经验丰富的余玠主持四川防务。

  1243年春,兵部侍郎、四川安抚制置使兼重庆知府余玠采纳冉琎、冉璞兄弟的建议,按照“城塞结合、军政结合”的战略防御思想筑城钓鱼山,将合州和石照县的治所迁入城中,屯兵积粮,广纳贤才,拉开了钓鱼城长达36年的守城序幕。

  余玠将“西通嘉定,东引夔府;上临剑阁,下负重庆”的钓鱼城作为四川抗战的前线指挥中心,亲自坐镇指挥,以不足5万之兵与蒙古军展开攻防战,取得了1243年7月至12月“四川大小36战”、1246年春抵御“北兵入蜀”等一系列战斗的胜利。

  1254年和1260年,南宋守将王坚和张珏先后组织对钓鱼城的大规模完善和维修。历任守城者从长期抗战的需要出发,采取了江防要塞与山城结合、内城与外城结合;垦田积粟与长期战守结合、补给通道与藏兵运兵暗道结合。钓鱼城成为攻守兼备的军事重镇。

  1260年后的钓鱼城,攻防设施完善,生产、生活与军事区域分布井然有序,给养、给排水设施自成体系,是迄今为止研究和展示中国古代战区城塞筑城体系的重要例证。

  钓鱼城内1000余平方米的九口锅遗址,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兵工厂遗址。城内还开凿了总积水面积超过80万平方米的14处天池,现存的大天池水面仍有30余亩。

  据《合州志》《无名氏记》记载,宋蒙钓鱼城之战中,张珏曾命人从大天池中“取鱼二尾,重三十斤,蒸面饼数百”送到蒙古军中,说:“尔北兵可烹鲜食饼。再守十年,亦不可得也。”

  1234年,金朝灭亡,宋蒙战争揭幕。1251年蒙哥汗即位,钓鱼城下的战火愈演愈烈。1252年2月,王坚领兵击败二十四路便宜都元帅汪德臣率领的蒙古军;10月,王坚率钓鱼城精锐参加余玠指挥的嘉定会战,解除了汪德臣等人对嘉定的围攻。

  1254年6月,王坚、曹世雄等率部击退都元帅帖哥火鲁赤和汪德臣等统领的蒙古军;7月,王坚升任兴元都统制兼合州知州,成为钓鱼城的主将。

  1258年,蒙哥汗亲率主力南下,11月初沿嘉陵江东下,兵锋直指合州钓鱼城。据史料记载,蒙哥汗率领的蒙古军总兵力超过20万人,参与攻城的皇室成员及载入史册的将领便有118位。

  而当时的钓鱼城中,只有4600余名兴戎司驻军是南宋的“正规军”,其他则为地方军、民间自卫武装和各寨“寨兵”,总兵力仅约2万人。

  1259年2月,蒙哥汗下达进攻命令,正式打响钓鱼城大战。双方激战至4月初,合州连降暴雨20天,蒙古军被迫暂停进攻。宋理宗下诏嘉奖钓鱼城军民,赞扬王坚“婴城固守、百战弥坚,节义为全蜀山城之冠”。

  尽管如此,6月间南宋四川制置副使吕文德率战船千余艘,溯嘉陵江而上增援钓鱼城,仍被蒙古军三战三捷击败。援军虽不至,钓鱼城仍然坚城难下。

  失去最高指挥的蒙古大军迅速回撤,“皇子阿速台以军事付统将浑都海,自随柩还蒙古”,钓鱼城守军一战功成。

  关于蒙哥汗的死因,文献有多种记载,大致可以分为“非战斗死亡”和“前线战死”两大类。

  “非战斗死亡”的记载分别见于《四明丛书》、黄震《古今纪要逸编》、毕沅《续资治通鉴》等典籍,具体死因包括“愤死军中”“因染疾死”“溺水而死”“惊悸而死”等。

  “前线战死”一说,其记载则分别见于邵远平《元史类编》、屠寄《蒙兀儿史记》之《蒙格(哥)可汗本纪》、马可·波罗《东方见闻录》等,具体死因又分为“中飞矢死”“中而死”等。

  关于蒙哥汗的死亡地点,目前发现的也有“钓鱼城下”“钓鱼山”“军中”“前线”“合州城下”“金剑山温汤峡”等6种不同记载。

  已故著名历史学家姚从吾则认为,基于当时蒙哥率兵围钓鱼城的史实,“钓鱼山”“合州城下”“军中”,实际上都是指钓鱼城。

  1259年9月,率军进攻南宋的蒙哥汗的弟弟忽必烈得到了蒙哥汗去世的确切消息。随后他又得知,留守漠北的幼弟阿里不哥正调兵遣将,图谋夺汗位。

  1260年3月,忽必烈率军返回开平,宣布即大汗位,建年号为中统。1个月后,阿里不哥也称大汗。一场为争夺最高统治权的蒙古内战就此爆发。直到1264年,阿里不哥向忽必烈投降。

  著名蒙古史学家、德国柏林大学教授傅朗克在其著作《中国通史》中说:“蒙哥汗的死,恰如十八年前窝阔台大汗的死相类;蒙古帝国的现状为之一变;南宋因此获救。”

  钓鱼城之战的胜利使南宋王朝暂时摆脱了灭国之祸,但南宋王朝没有抓住这个良机。

  1260年,王坚被“置之闲地”,后来又被贬为和州(今安徽和县)知州,1264年郁郁而终。忽必烈于1260年即位后,对钓鱼城采取了“筑城围困,以军事争夺为主”的政策。

  1264年,钓鱼城守将张珏组织军民击退了蒙古都元帅李忽兰和总帅按东等人的多次进攻,但此时渠江沿线的大良城、得汉城已相继失守。

  1271年,忽必烈改国号为元,次年定都于大都(今北京市)。为策应元军进攻襄阳,忽必烈随后对四川境内的南宋山城发动牵制性进攻。

  除沿江几个山城和川东部分州县外,元军占领了四川三分之二的地域,对钓鱼城形成步步紧逼的攻击态势。

  1274年,元军攻陷襄阳。1276年正月,元军会师南宋都城临安城下。尽管如此,钓鱼城守将张珏为牵制元军南下,仍不断出击。6月,张珏派王立等率军一举夺回泸州城,随后又收复了夔州和涪州。12月,张珏改任重庆制置使,钓鱼城由其部下王立继守。

  1277年4月,仍在坚持抗元的南宋城池已仅剩钓鱼城一座。此时合州已连续两年大旱,粮食颗粒无收。1279年正月,守将王立开城投降,钓鱼城长达36年的守城战史宣告结束。同年,陆秀夫背着南宋最后一个皇帝赵昺投海而死。

  今天,立于钓鱼山前,看三江合流,在这里历史曾经一度很纠结,像一尾咬钩的巨鱼般挣扎,搅得波浪淘天。如今,浪涛平息,鱼已潜游。渐行渐远的刀光剑影,早已淡没于汩汩长河之中。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