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向世界讲述延安故事

时间:2019-03-13 16:29:15 作者:admin 热度:

  编者按:延安时期,以其独有的人格魅力、风趣幽默的用语和深入浅出的表述,用最生动、最简洁的语言向世界讲述“伟大的中国革命”,使各国人民看到了红色中国的真实情况,为被压迫民族和人民的解放事业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这段历史对我们向世界讲好今天中国故事,具有重要借鉴意义。

  “中国的革命应该而且必须为世人所了解。”延安时期,以为代表的中国人实现了对外关系由民间外交向“半官方外交”的转变,利用各种渠道和形式向世界讲述延安故事,击破了的新闻封锁和政治污蔑,使世人看到了真实的及其领导的红色区域,赢得了世界爱好和平人们的友谊和支持,为实现中华民族站起来的历史使命奠定了坚实国际基础。

  1936年6月,斯诺在中共的精心安排下,在陕北苏区进行了长达4个月的采访,他被誉为“第一个冲破艰难险阻到苏区调查了解我们情况,并将把事实公诸于世界的外国记者”。7月15日,邀请斯诺到自己的窑洞做客,并接连几十天同其谈话,给他留下难忘印象。在斯诺看来,“精力过人,不知疲倦”,是“颇有天才的军事和政治战略家”。他不仅访问了中共高层领导人,还采访了“不懂向外国人进行宣传的艺术”的红军战士和群众,得到了他们“直率的毫不掩饰地答复”,让自己“感到耳目一新”。自1936年底至1937年初,斯诺先后发表了30余篇报道,1937年10月英国戈兰茨公司出版了《红星照耀中国》,该书先后译为20多种文字传遍世界,美国历史学家欧文·拉铁摩尔称赞它“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重要作用”。斯诺的成功吸引了更多西方记者来到“红色中国”,和等中共领导人一起续写“延安故事”,代表作有《早晨的洪流》(韩素音)、《来自红色中国的报告》(福尔曼)、《红色中国的挑战》(根瑟·斯坦因)、《中国未完成的革命》(爱波斯坦)、《续西行漫记》(尼姆·韦尔斯)等著作。他们以优美的文笔,独立思考的品格和崇尚说真话的原则,向世界揭开了红色中国的神秘面纱,向世人展现了“东方魔力”。

  如果说外国记者访问延安还只具民间性质的话,那么中共高层与美军观察组的接触,则是“我们外交工作的开始”。为欢迎美军观察组,亲自修改社论《欢迎美军观察组的战友们》并加上了“战友们”三个字,提出美军到达延安“这是中国抗战以来最令人兴奋的一件大事”。在美军观察组驻延安期间,同其主要成员谢伟思进行了10多次谈话,内容涉及国共关系、中共政策、中美关系等重要问题。谢伟思在头3个月里,就递交了40多份报告。他讲道:“我们来到陕北后,发现这里是中国具有许多现代事物的地方。”美军观察组看到中国生机勃勃、廉洁奉公,抗日武装“士气很高”,边区民众的气象和大后方低落萎靡的气氛截然不同,“这里不存在铺张粉饰和礼节俗套,没有乞丐,也没有令人绝望的贫困现象,人们的衣着和生活都很俭朴,人民之间的关系是坦诚、直率和友好的”。通过与中共领袖和边区群众的接触,观察组看到了真实的人和抗日根据地,更使美国高层得以了解中共政策主张,预见中国政治发展趋势,正如观察组另一位重要成员戴维斯所评论的,“内战是不可避免的,的胜利几乎是必然的”。预言“将在最近几年内成为中国的统治力量”。

  1946年8月,在杨家岭同美国记者斯特朗谈话时提出了“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著名论断,他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从长远的观点看问题,真正强大的力量不是属于反动派,而是属于人民。”这一经典比喻,形象地揭露了反动派的脆弱性和人民群众的伟大力量,坚定了广大党员和人民军队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信心。1947年2月14日,斯特朗离开延安,她撰写的一篇篇电讯飞越重洋,出现在美国各大新闻媒体。“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论断传遍世界并为世人铭记,如委内瑞拉已故总统查韦斯多次表示一生都崇拜,牢记“帝国主义是纸老虎”的教诲。后来,斯特朗根据自己同的谈话完成了西方第一篇论述思想的文章——《的思想》,该书分为“思想的来源”“路线的发展”“的六大著作”和“科学的预见”等四部分,以思想史的研究方法对《论持久战》《论新阶段》《新民主主义论》等重要文章作了深入梳理和阐述。

  总结等人讲述延安故事所蕴含的丰富经验,对于我们向世界讲好今天中国的故事,具有重要意义。

  坚持独立自主的方针。独立自主是思想活的灵魂,讲好延安故事要保持民族的自信和自立。高度重视外国记者的访问,在接待斯诺时,他“时常搁下大堆报告和电报,取消一些会议”与之谈话。为营造友好气氛,他特地向中外记者参观团发出了“诸位来延,甚表欢迎”的电报。1940年12月25日,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对待英美籍新闻记者态度的指示》,指出:必须认识外国记者对“提高我们的外交地位有极大的影响”“应当把他们当做外交代表看待”“应采取欢迎与招待之态度”。但我们对待外国记者必须坚持“民族、人民和党的立场”,在“主动、真实、诚朴、虚心、认真的原则”上开展工作。在实践中,就要在事前“周知博访深思熟虑”,在事中“应坚定不移”“力求贯彻主张”,如此“方易取得外交胜利”。积极将他们“争取过来”,借助他们之“笔和口”将我们的理念“宣传出去”,在整个活动中保持我们的主动性和独立性,绝不为外人所利用,维护和实现中国人民的利益。

  遵循实事求是的原则。真实是传播的生命,通过真实的报道,向外国朋友讲述红色中国的真人、真事,这是讲好延安故事的关键,他曾说:“我们反攻敌人的方法,并不多用辩论,只是忠实地报告我们革命工作的事实。”外国记者到了延安,访问何处,采访何人,绝对自由,积极配合,这和封锁消息的拙劣行为构成鲜明对比。为了解“即将掌握中国命运的人”,曾获普利策新闻奖的美国记者白修德于1944年10月22日到访延安,采访期间他可以“四处转悠”“畅通无阻”,特别是的真诚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对于我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他所说的都是实实在在的东西”。为争取美国政府,明令各级干部坚持“放手与美军合作,处处表示诚恳欢迎”的“既定方针”,美军观察组所到之处,他亲自电告当地领导人予以热情接待和通力合作。这种用事实讲故事的办法,得到了美方高度赞许,观察组成员雷伊·卢登讲道:“在华北,老百姓支持的证据比比皆是,而且显而易见,使人不能再相信这是为欺骗外国来访者而设置的舞台。”

  运用灵活多样的形式。不同的传播形式有不同的效果,运用谈话、出版、广播等多种形式向世界讲述了中国和边区群众的故事。面对面的直接接触是最有效的传播形式,特别是情感交流则更能触及心灵。通过谈话,将延安故事向世界讲述,正如斯诺所说,“毕竟我是一种媒介,他通过我,第一次得到了向世界发表谈话”。除了借助外国记者,中共更是主动扩大对外宣传,一方面翻译了《论持久战》《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等重要著作向海外发行,另一方面先后在法国和美国创办发行了《救国时报》和《纽约华侨日报》,直接向所在国人民讲述红色中国的故事。此外,延安新华广播电台还先后开设了日语和英语广播,让世界直接听到了中国人民的正义呼声。透过中共自身组织体系形成强大的宣传合力,加之高度整合多种传播渠道对红色中国多视角、多层面的呈现,这是讲好延安故事的机制保障。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