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普通的人物、大写的历史和血性的土地”立传 何顿作品《幸福街》研讨会在京召开

时间:2019-03-13 16:13:18 作者:admin 热度:

  3月1日,由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湖南省作家协会、湖南文艺出版社、长沙市委宣传部、长沙市文联联合举办的“长篇小说《幸福街》研讨会”在北京召开,来自各地的近20位评论家围绕作家何顿的写作及其新作《幸福街》展开讨论,专家一致认为何顿的写作经验和悲悯情怀让《幸福街》呈现出了“一部优秀的现实主义经典作品”的气象。

  《幸福街》通过勾勒新中国成立后幸福街两代人的命运遭际,全景式展现了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来普通人的生活、思想、命运境况与时代风云激荡的历程。

  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认为,小说里的人物各有各的个性,各有各的风采,能把一群小人物写活,很不容易,而且能看出来这个作品在某种程度上带有何顿个人的经历和经验,他之前的写作是根据各种各样的素材去虚构、去加工、去想象的,而这部作品回到了他自己的生活。

  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副主任胡平表示,何顿写的每一本书都特别扎实,比如说《来生再见》《我们像葵花》,《幸福街》也是如此。它有很强的现实生活基础,几乎所有的细节都经得住检验。中国是一个长篇小说题材大国,为作家创作提供了广阔的空间。

  《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认为小说一个很难得的地方就是它的人文和自然元素。古镇上那些庙,街上的店铺,每一个人家,都能给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还有一些风俗,叙述得很自然,完全不是镶嵌进来的,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人文气息非常足。再者,小说里描写了很多自然元素,比如年头特别久的樟树、桂花树,还有无数的果木、橘子、柚子、三角梅等等,它们不是作为景观、景物存在,是完全和人物的心境、历史的情境融为一体的。

  沈阳师范大学特聘教授贺绍俊认为何顿写的就是世俗幸福,他是以欣赏和赞美的姿态来书写一条街上的普通百姓的世俗生活,以及人们对幸福的追求。何顿把幸福写得活色声香、淋漓尽致。世俗性首先体现在小说的语言上,何顿的小说叙事有鲜明的个性特点,口语化的叙述夹带着长沙方言,透着一种机智和谐趣。世俗性还体现在讲故事的方式上,《幸福街》采取的是一种弱化情节的结构式叙述,以人物为核心,将人物的生活片段通过日常化的叙述连接为一体,这种写作既突出了人物,又没有丧失日常性。

  《人民日报》海外版副总编李舫认为,何顿一直在写他熟悉的长沙的生活,长沙的市民生活、市井生活、世俗生活,在这些作品中,我们看到一个风情万种的长沙。何顿的小说非常平实、真实,也非常扎实,平实中带着生命的坚硬,真实中带着对周遭的残酷,扎实中带着城市泥土的腥膻和芬芳,正是这种平实、真实、扎实合成了何顿小说的特质。很多作家喜欢在故土的方寸间耕耘,写出了史诗一样的家族叙事、民族叙事和国家叙事,中国人自古以来都是家国一体。在何顿的作品中,能够读到地域写作的家国情怀,何顿用地域的语言进行个性化叙事,从地域抵达了整体,抵达了世界,开拓了中国经验的叙事美学。

  何顿坦承他一直想写他们这一代人的故事,但一直觉得这一代人的生活还有很多可能性,没到动笔的时候,后来经过了生死沉淀,才萌发了写这本书的欲望。起名为《幸福街》有三个寓意,“首先是字面的意思,就是希望健康幸福地活着;其次,这是一个具有时代特色的命名,与小说的现实主义风格非常契合,最后,它是地域性写作的延续”。(光明融媒记者刘江伟)

  3月7日,在以色列阿格蒙胡拉鸟类和自然公园,游客乘坐拖拉机牵引的观光车观鸟。

  3月8日,在河北石家庄新乐市实验小学举行的开笔礼仪式上,老师为学生额头点朱砂。当日是农历二月初二,各地举办丰富多彩的民俗活动。新华社发(王滋创 摄)3月8日,在海南三亚第十五届中国三亚龙抬头节暨南海祈福系列活动现场,人们在表演“九子快闪”。

  “伟大的变革——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参观人数突破400万人次

  “伟大的变革——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参观人数突破400万人次

  这是3月7日无人机拍摄的山东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风光。山东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山东省东营市东北部黄河入海口处。近年来,保护区实施生态多样性保护工程、湿地恢复与保护等措施,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