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州考古发现 江陵凤凰山汉墓发掘轶事趣闻

时间:2019-03-13 15:49:17 作者:admin 热度:

  1975年,为了抢救和保护湖北江陵纪南城的古遗址、古墓葬,有关方面成立了以湖北省委书记韩宁夫同志为组长、由国家文物局和各级党政负责同志以及专家学者参加的湖北省纪南城文物保护与考古发掘工作领导小组,具体组织领导和主持发掘工作。参加此次发掘工作的除湖北省博物馆、荆州博物馆及江陵县的文物考古工作者外,还先后有北京大学、吉林大学、南京大学、四川大学、厦门大学、中山大学、山东大学等校考古专业师生和国家文物局文博研究所、中国历史博物馆以及上海、天津、湖南、河南、四川、山西、江西、青海等省、市的文物考古工作者。

  凤凰山秦汉墓葬是这次发掘重点之一。凤凰山墓地位于楚故都纪南城东南隅的平缓岗地上,经探查发现有180余座秦汉时期的墓葬。发掘之前,已发现168号墓保存比较好,钻探出竹茎、竹叶、树叶、草叶等,都鲜艳如新。估计到168号墓的重要性,所以专门成立了凤凰山168号墓发掘小组,制定发掘方案,进行具体领导。我有幸参加观看了此墓揭椁、吊棺、开棺的全过程,当时生动感人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此墓是一座长方形的土坑竖穴墓,由墓道、墓坑、墓室三部分组成。墓口长6.2米,宽4.8米,深8.4米。墓坑最上部填五花土,厚约1.5米,中部填青灰泥,厚5.26米,均经夯打。椁盖板之上14厘米以下及椁室周围填塞密度较大的青膏泥,质地细腻,也经夯打。将椁盖板上部的青膏泥清理完之后,露出了八床铺于椁顶的黄色苇席,颜色如新编的一样,苇席保存如此鲜艳完好,大家都为之振奋。

  6月7日开始揭椁盖板。当将椁盖板揭开之后,大家的心又凉了下来。因为椁室内积满了清水,文物和棺材均泡在水中,有些随葬品也已腐朽。对比1972年发掘出土的长沙马王堆1号汉墓女尸的保存状况,此墓显然保存太差了。长沙马王堆1号汉墓椁室上部及四周用一万多斤木炭填塞,其外又用1米多厚的渗透性极低的白膏泥密封,使椁室与外界隔绝,形成了一个恒温、恒湿、缺氧的环境。椁室内还形成一种压强很大的可燃气体沼气,一触火种即燃烧喷火,过去俗称“火坑墓”,或称“火洞子”。而现在揭开的168号墓则成了“水洞子”。这种状况,使在场的许多人认为,既然椁内积水,随葬品又腐朽严重,棺内尸体恐怕更无望了,现场开棺清理就行了。但当时发掘小组的负责人谭维四等同志,坚持按预先的方案将棺运至荆州博物馆进行开棺。

  6月7日下午开始用吊车将棺从椁内吊起。当棺吊离椁室时,棺内的水就在空中稀里哗啦地直往下淌,在场的人们见此情景就更失望了。将棺运至荆州博物馆已是夜晚。由于棺在椁内受水的浮力早已侧翻,棺盖在侧面。打开棺盖时,发现里面还有一内棺,内外棺之间有粗藤拐杖一根。当将内棺棺盖刚刚撬开一缝隙时,一股难闻的刺激性臭气就冒了出来,紧接着在侧棺盖的下缝中慢慢地渗出了一种绛红色液体。赶紧用塑料袋接在棺下进行收集。由于棺盖缝很小,棺液滴得很慢,时间很长,接棺液的胡继高先生已被熏得哇哇直呕吐,只得轮班换人接。大概接了四五袋时,已经是凌晨,棺内情况怎样还不清楚,大家都很着急。发掘领导小组决定,在天亮前先打开棺盖看看里面保存情况。于是将盖板缝略微开大了些,用手电筒往里一照,不知是谁惊呼一声:“有尸体”!几个人急忙又将棺盖板给合上了。本来熬了一夜,大家都疲惫、瞌睡了,这一声惊呼,使整个院内的人们顿时又振奋起来。只见时任江陵县办公室主任廖正海同志登上桌子大声宣布:在此院的人们要严守秘密,暂时不要透露消息;赶紧联系北京,请中央的领导和专家来。实际上,大多数人并没有看清棺内情况是怎样,就是在棺旁看的几位领导和专家也是将信将疑。廖正海同志这一宣布,倒使许多在场的领导和专家迟疑起来:如果中央的领导来了,而棺内尸体并没有保存,岂不是出了大笑话。于是决定,再次打开棺盖看个究竟。当将棺盖再次徐徐打开时,大家都惊呆了。棺内赤裸地躺着一具白胖的男尸,全身上下无毛发,皮肤尚保有良好的弹性,各大小关节均可活动。此种现象与马王堆女尸出土时又不相同。马王堆女尸开棺时,上部覆盖两件绵袍,女尸包裹二十层衣衾,然后横扎丝带九道,此即古代丧葬仪式中的“绞衾”之制。而此男尸赤身裸体,只是在赤裸的尸体下面有厚约30厘米的绛红色泥样堆积物,应是衣衾等丝织物朽腐所致,但麻衣片、麻鞋、麻袜等麻织物并没有朽腐。尸体取出后即刻运往江陵卫校的一间经过紫外线消毒的低温室内,但时间不长,尸体开始变瘦,肤色也开始变暗,大家又虚惊了一场。据说当年解剖长沙马王堆女尸的湖南医学专家正在赶往荆州的路上。

  为了预防不测,24小时后立即由湖北的医务、科研人员对男尸进行了全面检查和解剖。解剖结果表明,整个尸体已被棺液全部浸透,不会马上变坏。内脏器官都有完整的外形,保存水平较高。连最易腐败和溶解的甲状腺也保存正常外形和体积。脑膜十分完整,表面血管清晰可见,脑髓保存丰满。脑组织在电子显微镜检查下,尚可见相当清晰的神经纤维髓鞘的向心性片层状典型超微结构。这是古尸研究中极其罕见的。这具古尸经2100多年得以保存下来,主要原因是:葬具的密封、深埋,棺液的无菌并有一定的抑菌和杀菌作用,以及尸体组织特性和此墓地的地质、水文环境等,是这些复杂的内、外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棺液是埋入后地下水的长期渗入形成的,呈弱碱性(含有有机汞,PH值8.4),有一定的抑菌和杀菌作用,但对毛发有微弱的溶解作用,故古尸的全身毛发被棺液长期浸泡而溶尽,古尸所着丝织衣衾也被溶解殆尽。

  凤凰山168号墓出土一具男尸的消息不翼而飞。当地老百姓街谈巷议,说这位死者去阴间还带着一封介绍信。这就是此墓出土的一件竹牍,牍文为:“十三年五月庚辰。江陵丞敢告地下丞:市阳五大夫遂,自言与大奴良等廿八人、大婢益等十八人、轺车二乘、牛车一辆、口马四匹……骑马四匹。可令吏以从事。敢告主。”牍文是江陵县丞所写,大意是告诉地下丞,(汉文帝前元)十三年五月庚辰这一天,居住在江陵县市阳里的五大夫(汉代二十等爵制中的第九等爵,与官秩六百石的县令相当)名字叫遂的官吏,带领奴婢、车马等前往阴间报到,让地下的官吏按照遂的级别接待伺候。这的确是一封由阳间发往阴间的介绍信,也即“告地下官吏书”。清楚地介绍了下葬的时间、墓主的籍贯、爵位、名字及随葬的奴婢和车马等。

  由于此墓保存完好,各方面的资料非常丰富,对研究当时的丧葬制度、随葬品制度以及防腐、病理、地质、水文等,提供了非常宝贵的实物资料。对此墓发掘的组织、管理和领导等方面的工作,也为今后的工作积累了经验。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